• 软的,鹅黄的,千层糕一样的,从草叶中走出,打开我的清晨,没有损伤,铺满雏菊和方糖,却没有棱角,走开少年,我才不会错过任何一次幽会,多无常

  • 2007-08-01

    - [欲哭无泪的境界]

    还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呢,不过反正也不会再自取其辱了,不会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了,显然不是没脾气但显然我只是一个无能又可耻的人。当我还在鱼鳞与孔明灯间踌躇时,它已经掉到很远的地方了。我得离开这些需要,在雨水里嚼着冰块,树木拂面而过,隐隐约约的光斑在太虚下浮动,灰蒙蒙的雾霭中听见一个声音细细轻轻地说再见。